叶蜡石,中世纪侏罗纪晚期至白垩纪早期,由酸性火山凝灰岩经热液蚀变而形成的矿石。

  单独说它可能没什么概念,但说到被称为中国“四大名石”的青田石、巴林石、寿山石和昌化石,就不陌生了,四大名石在矿物学上都属于叶蜡石。

  这两天,一个利好消息传出,说在温州瑞安发现了一个大型叶蜡石矿,价值约20亿元。

  26日,记者从浙江省地质勘查局证实,消息属实,发现矿源的是省第十一地质大队,探明叶蜡石矿资源200多万吨,矿石呈现灰白色,经勘测其中高岭土成分含量较高。

  专家组认为,该矿区矿石质量稳定,质地细腻均匀,有害杂质含量低,易于开采加工。经过国内数家从事玻纤生产的领军企业研究认为,矿区矿石特别适合用作玻璃纤维和陶瓷原料。

  消息传出后,有网友说这下真的发现大宝藏了,因为按照市场价格,用叶蜡石制作的印章一枚最便宜也要三五百元,用它雕刻成的青田石雕,一块石头更是高达几十万元。

  除了青田石,省内出名的石头还有鸡血石、黄蜡石,都曾上演过疯狂。叶蜡石真如传说中这么值钱吗?青田石雕行业如此赚钱吗?

  青田石雕从业人员有2万多人

  去年线上平台交易额超5亿元

  “消息一出来,我就关注了。”张旭军从事石雕行业十几年了,对于这个说法,他表示行业内都觉得过于夸张了一点,“从篆刻的角度看,瑞安发现叶蜡石的品质,远达不到用于雕刻的级别,更多的应该用在工业方面,也不排除在未来开采中,会有好的料出土。”

  他解释说,从叶蜡石里淘好的料就跟黄金提纯是一个道理,99.9%的叶蜡石是用于工业辅料,剩下的0.1%才能用于印章等雕刻,而这0.1%里又有99%的料只能用于制作低端的练习章,也就三四块钱一块,余下的那1%才是真正的好料,当然价格也贵,一枚章可以卖到上万元,顶尖的料才可以卖十几万元。

  而“用于非印章的石雕,对材料的要求就更高了,至少也得三四种颜色才行,叶蜡石的使用率就更低了。”

  据了解,青田石雕至今已经有1700多年,郭沫若曾赞“青田有奇石,寿山足比肩”。青田石素有“印石之祖”之誉,在明清两代,就被广泛运用于印章制作,受到历代帝王的喜爱,近百年来灯光冻、兰花青、黄金耀等顶级料子更是受世人追捧,贵比金玉。至今,60枚青田石印章“宝典福书”仍珍藏在故宫博物院。

  昨天,青田石雕产业保护和发展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,青田石主要产自当地山口镇山口村封门山,不过,经过这么多年的开采,挖出好料的难度越来越大。

  目前,青田石雕从业人员有2万多人,专业石雕创作人员4000多人,去年仅线上平台交易额就超过5亿元,张旭军的印章便是全部通过线上销售。

  10年前把青田石雕上网销售

  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

  张旭军,1988年出生,青田人,初中毕业便外出打拼,进过服装厂,干过保安,送过快递,摆过地摊,最终却因为一块石头回到了青田。

  2010年左右,他跟着亲戚来到义乌,在这里,他见识到了电商的魅力,就琢磨着老家是不是也有东西可以搬到网上售卖,研究了半年后,他把目光放在了早已闻名中外的青田石上。

  “最开始什么也不懂,就去拿别人做好的成品,放到网上卖。”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上线第一天就成交了一单,成交额700多元。

  他开始采购青田石原石,自学起切割、打磨、上蜡,店铺的成交量很快上去了。两个月后,他一个人就已经忙不过来了,原本不打算帮他的老婆最终决定放弃保险公司的工作,和老公一起干。事后,他总结最主要的原因是,当时整个青田就没有几个人把产品放到网上卖,他是第一批触网者。

  此后的几年,网店的营业额一直保持在300万到500万元,张旭军也开始尝试着做高端青田石印章,他卖过最贵的是一枚灯光冻印章,成交价20多万元。

  “做了六七年,一次偶然机会,从朋友那转来了4%封门矿山的股份,可以直接从矿里拿原石,可好品质的原石真的越来越稀少了。”张旭军说,这些年,青田石雕这个行业总体在走下坡路,原因有很多,他自己也遇到了发展的瓶颈,虽然全国各地有1万多的客户,可销售量基本卡在了500万元这道坎上,今年半年过去了也仅仅做了160万元的销量。

  青田石雕行业发展遇到瓶颈

  当地有关部门出台补助政策

  “我在这个行业里,算做得不错的了,想把规模做得很大,真的比较难,现在的心态就是把产品做好,无论是哪个等级的青田石都要做精,这样客户才能认可。”张旭军说。

  作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、青田县石雕行业协会会长,林观博的感受和张旭军一样,他认为从2012年开始青田石雕就在走下坡路,到了2015年更是到了谷底,如今一直在恢复中。

  59岁的林观博出身青田石雕世家,13岁就开始学雕刻技艺,17岁就当上了杭州石雕厂的师傅,他也见证了青田石的辉煌。

  “上个世纪50年代,青田石雕工艺开始恢复。”林观博说,在参加广交会后迎来蓬勃发展的时期,大家开始创造自己构思的作品,好的石雕艺术品不断推出。

  此后的40年,青田涌现出了上百位国家级、省级、市级的工艺美术大师,高峰时从业人员多达3万多人。

  2001年,青田旅意大利知名侨领王泽厚投资2600万元,在青田石发源地山口兴建的“石雕城”竣工,让青田更是成为了中国雕刻石集散中心。

  “现在整个石雕行业情况都差不多,想把它彻底产业化也比较难,品质相对差一点的小印章产业化容易,但像我们做收藏级作品的就难。”林观博说,近些年越来越多的商家把青田石雕带到线上,交易额也在快速增长,这是一个好的趋势,希望可以推进这个行业向一个更良性的方向发展,而作为老一辈的手艺人,他们要做的是把产品做好,把手艺传承下去。

  为了促进更多的石雕艺人在线上交易,此前青田县也专门出台了《关于振兴青田石文化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》的补助政策,规定只要线上年销售额达到200万元及以上的,都给予一次性1万元的奖励。

  同时,为了保障石雕作品的真实性和可信性,去年,青田相关部门还引入区块链技术打造了青田石雕溯源平台,石雕消费者、爱好者在平台上可以实现在线查询,了解石雕作品的石材、作者、尺寸、大小等相关信息,实现“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”。

  鸡血石、黄蜡石也曾上演过疯狂

  在浙江省内,除了青田石,最出名的石头,还有产于临安浙西大峡谷源头玉岩山的昌化鸡血石,历来跟玛瑙、翡翠、钻石一样被人们所珍视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昌化鸡血石的开采近乎疯狂,为了抢夺鸡血石,人们甚至在矿洞里大动干戈,死伤情况常有发生。为了挖掘鸡血石,实现一夜暴富,最多时3000多人上山滥挖,如今也是难觅踪影。

  另外,浙江也是黄蜡石的分布地,主要集中在衢江、兰江、婺江和瓯江流域,产地以兰溪、衢州、丽水最为集中,而作为“三江之汇”处的兰溪是优质黄蜡石的出产地,被誉为“中国黄蜡石之乡”。

  兰溪的黄蜡石也曾上演过疯狂,因为周边上海、福建、江西、安徽等省市黄蜡石爱好者、经营者争相采购,最高峰时在江边捡石的人多达上万人。

  橙柿互动·都市快报 记者 董齐 通讯员 缪仁谷